众人还在热议子家要求册封废王一事,镇京城忽然又爆出一个大新闻,七位少典氏宗族长老联手组织召开宗族大会,会期定于夏祭大典后,主要议题是讨论宗族当前困境。

  这可不是小事,宗族大会不会轻易召开,说明国内第一家族将有大变故。

  虽说王国处于内乱中,但无论哪一方最后胜出,统治王国的仍是少典氏。少典雍和少典鸾可以不接受宗族大会的决定,不过大部分少典族人都会尊重,其影响力不容小觑。

  “父亲,王室亲贵都怪我们,说他们的长老最重视州牧人选问题,我们的提议正好成为召开宗族大会的借口,如果王室出什么乱子都是我们造成的。”子毗很头痛。

  有不少人或亲自或派人到他面前埋怨,怪他提议让少典封出任南沼州牧,那七位长老就是不想外人插手州牧人选才召开宗族大会的。

  “愚蠢!”

  子斯不知道是骂儿子还是骂那些王室亲贵。

  “因为外人少典氏就召开宗族大会?他们有那么闲吗?

  如果有长老不满意我们的提议,只需派人跟摄政亲王反映就行了,完全没有必要召开宗族大会。

  不过我怀疑那七位长老希望让少典封担任更重要的职务,区区一个南沼州牧算什么,这次王国恐怕要变天了。”

  “更重要的职务?莫非要分封属地亲王?”子毗没敢多想。

  属地亲王比专职亲王更高一等,如银沙亲王少典雍就要比逍遥亲王少典啸高贵一点。

  “哼,想想少典封最近的行踪,这位废王恐怕要除掉‘废’字了。”

  “什么?”子毗深吸一口气。

  “只有这样才配得上宗族大会,我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可惜时亲王不够决断,早点让少典封去南沼州就不会出现更糟糕的情况。”子斯很惆怅。

  他力劝少典时却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 一直隐隐担心的事又如期而至,如今对政局的把控已没有致仕前那么有力。

  “您的意思是那丁馗将会更进一步,手握朝廷大权,丁家要骑到我们头上了?”子毗想到问题的严重性。

  “丁馗手握重兵,加上国王姐夫的身份,在此乱世中谁还敢惹他?倘若他把儿子过继给少典封,将来便是国父之尊,想骑在谁头上不行?”

  子毗急忙问:“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他?”

  “能阻止他的人只有宫里那位。”

  “当初不是他同意废掉少典封吗?”

  子斯长叹一声,道:“因此才要召开宗族大会,应族老们要求而改变之前的决定。”

  多年的从政经验让他看得很透彻,整个王国能与他比肩的不到一手之数。

  安国公回都城了,前脚刚到家后脚就迎来龙琨。

  “你们藏得很深呐。”龙琨摆出一副臭脸。

  “呵呵,这从何说起啊?”姜厉满脸诧异。

  “还装!你外甥做的好事,不是你在背后出力,他能调动少典氏的老家伙?”龙琨更为不满。

  “说清楚点嘛,这你就错怪我了,除了让老管家去找你,我真的什么都没做。普通少典族人好收买,长老可不行,我哪能说得动他们。”

  “那现在是怎么回事?别说你事前不知道,丁馗为什么跑过来?明明是有关联的嘛!”

  “事情不是没准嘛,没把握的事我不能乱说,万一给了你错误的信息那多不好呀。”姜厉有一套说辞,“这种事我跟你当面都说不清,又怎能让下面的人转达?”

  “那行,现在你跟我当面说说,少典氏的老家伙们想干什么?”龙琨不准备放过姜厉。

  “那位老祖宗释放信号,他们自然想攫取利益,可少典时不会轻易放手,这场较量会进行到什么程度就不好说了。”姜厉像牙膏,挤一下才说一点。

  “少典封复起的希望大吗?那位前辈跟你们家的关系好,你别说不知道。”龙琨也不绕弯子了。

  “呃,呵呵,应该有希望,令尊大人又怎么会看错呢,你的好女婿身上集中了数家气运,挺他不会有错的。”姜厉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

  “你跑回来干嘛?少典家的事你也想插一手?”龙琨的脸色缓和许多。

  姜厉认真地回答:“叛军只守不攻,我怀疑叛王暗中密谋一个大行动,因此回来跟掌帅商议一下,争取统帅府给予中望州战区更多支援。”

ag娱乐城|优惠  “哈哈哈,在我面前还睁眼说瞎话!安**的战斗力越来越强,二十一军团在靳曼的指挥下难逢敌手,龙逸的新十九军团已初步形成战斗力,不算地方军背后还有丁馗的兵马,整个王国就属你的实力最雄厚,你还想要什么支援?

  我看你无非是想给统帅府压力,间接给朝廷压力,继而给少典家的长老们更多借口。你这个叫什么,唔,对了,用丁馗的计策来说叫假痴不癫,虽然参谋部没人管了,也别当我们其他部的人是傻子。”龙当毫不留情地拆穿姜厉。

  “太主观了,我不同意你的推测。统帅府承认且具战斗力的部队只有二十一军团和安**,然而叛军的新军一直在训练,谁能断定他们不会出现在中望州战区?”

  元老院大长老怎会说不过一位统帅,况且他是有备而来的。

  龙琨哂道:“你说得再有理也无法说服掌帅大人,阳元州的支援被切断,十军团大败正在休整,罴王州战区并不稳,他哪有余力支援你。”

  “他有编制还有老兵,十六军团。”

  “我应该想到!啧啧啧,霸帅之子竟有如此算计,元老院的大长老都是这样的吗?”龙琨不得不服。

  “你是知道家父不在才敢这么说吧,怎么不去巨羊城说?”

  龙琨想想年轻的时候,脸都绿了,“你就知道躲在霸帅大人身后,要么怂恿姜熙出手,也不知道你怎么晋级主宰的。”

  姜厉起身道:“口气不小嘛,看样子斗气修为有所精进,来来来,今儿我便亲自下场与你切磋一下。”

  “怕你不成!”龙琨也站起来。

  ……

欢迎大家访问:悟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kbooks.com/book/2832/1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