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竿妖怪从后面的马车走过来。

  “新鲜,这年头还有向和尚兜售治秃头药的。”竹竿妖怪笑。

ag娱乐城|优惠  游医跟着笑,“大人,你这就短见了不是。你看这大路上,哪个人不是头发齐整。唯有大师头光秃秃的,这是对我赤裸裸的挑衅,我不出手,那不是显得我无能?再说,大师他们有这方面的追求,我正好有这方面的膏药,我们这是狼遇见了狈,瞎猫碰见了死耗子,王八对绿豆,针尖对麦芒,屎壳郎踢球臭味相投……”

  “什么乱七八糟的。”竹竿妖怪见他成语和歇后语不住往外倒,被绕晕了。

  这中原人,说话就是有水平。

  “怎么就乱七八糟了,大师的头想乱七八糟,那也得有本钱呀。”

  游医笑呵呵的凑上来,“大师,我这药三帖见效,四帖保准您的头发跟那柳树似的根根倒垂,茁壮成长。价钱还不贵,一帖五贯,五帖优惠只要二十贯。”

  老和尚不解,“四帖就好了,为什么五帖才优惠?”

  “前四帖见效,后面那一帖自然就不灵了。”游医趁机靠近老和尚,指着自己招牌,“看见没有,不灵不要钱。”

  老和尚恍然,敢情是这个意思。

  “大师,怎么样,来五帖?”游医乐呵呵的看着老和尚。

  老和尚摆手,“不,不要了,出家人需六根清净,遑论头上那么多跟头发了。”

  游医的笑脸僵硬了,“不要你打听什么,这不是拿我穷开心吗,你这大师,也太不仁慈了。”

  他说话的声音很大,以至于周围路过的行人都不由得侧目看着他们。

  老和尚不悦,“药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哪里不仁慈了?”

  游医振振有词:“时间就是金钱,时间也就是生命,你耽误我时间,不是谋财害命是什么?”

  “我…”老和尚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说什么了。

  他在监牢里呆了这么多年,一心钻研佛经,早迂腐了,根本不是这些油嘴滑舌人的对手。

  竹竿妖怪上前推走游医,“别跟这些人一般见识,咱们先赶…”

  “哎呦。”竹竿妖怪刚碰到游医,游医身子“嗖”的飞了出去,摔在了地上,又打了一个滚。

  “杀人啦,和尚杀人啦!”游医大声叫起来。

  竹竿妖怪一愣,迎着老和尚质疑的眼神,忙摆手,“不是,我没有,我就轻轻一碰…”

  小和尚相信竹竿妖怪,他不屑的瞥游医一眼,说到:“你一个郎中,还兼职碰瓷?”

  见来来往往的行人视若无睹,游医说:“这不是糊口难么,多一份营生也多一份保障。”

  他坐起来,“我要的又不多,要不你买我的药,不然你给我治伤的钱。”

  竹竿妖怪无奈,他见来来往往的行人中,有许多背着药箱的郎中,“这是神农城,郎中心目中的圣地,你这么胡搅蛮缠,败坏郎中,神农城乃至祖师爷的名声,不怕他们找你麻烦?”

  “嘁,你当这神农城还有多少好郎中?”游医向旁边一郎中招手,“哎,郎中,他腹泻,想买药。”

  本来对他们错身而过,视而不见的郎中,登时热情的返回来。

  “腹泻呀,好治,我有六味地黄丸,包治腹泻。”他热情地把身上的药箱打开。

  “另一个老和尚说他便秘。”游医又说。

  “好治,我有六味地黄丸,包治便秘…”郎中取出药,觉出了话中的矛盾,自己愣一下。

  “你看吧。”游医说,“现在神农城哪还有好郎中,好郎中全出去云游四方了。”

  那郎中见游医只是拿他举证,骂骂咧咧的收起药箱,“去你大爷的,尽拿你爷爷寻开心。”

  “你才去你大爷的,六味地黄丸明明是孕妇用的药,你他娘的居然用来治腹泻,庸医!”游医回骂。

  “是吗?”那郎中一愣,觉着理亏,转身往城门走去。

  一直坐在车辕上的邱凡此时疑惑的问:“六味地黄丸不是滋阴补肾的吗,怎么成孕妇用药了?”

  “是吗?”现在轮到游医愣住了。

  片刻后,他迅速站起来,朝着远处的郎中喊道:“那郎中,站住,给我来一份,不,十份六味地黄丸!”

  望着远处同郎中交易的游医身影,竹竿妖怪、老和尚他们再次抬头,遥望神农城,还有神农城墙上“神农”二字。

  “咱们…不是到了个假神农城吧?”竹竿妖怪问他们。

  无人回答。

  “进城吧。”小和尚说,“把那游医也带上,我们要找神农城的药山。”

  “成。”竹竿妖怪他们前进,在经过游医身边时,游医端量掌心的小药丸。

  “也不知道真的假的。”游医嘀咕,“今晚上找个姑娘试试?”

  “哎,这位庸医!”竹竿妖怪坐在马车上,居高临下的招呼他。

  “叫我干什么?”游医很自觉,头也不抬的答应。

  与此同时,还有三五个经过的行人在答应。

  他们得知竹竿妖怪是在招呼游医后,若无其事的离开了。

  “你知道神农城的药山怎么走吗?”竹竿妖怪问他。

  游医抬起头,“神农城的药山?”他双眼珠子一转,“带路十贯!”

  “你钻到钱眼里了吧你?”竹竿妖怪恨不得用手里的鞭子抽他。

  “兄弟体谅一下,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两三岁小孩,隔壁邻居的娃也等着我养呢。”游医说。

  见小和尚有些不耐烦了,竹竿妖怪摆手,“成吧,你在前面领路。”

  “得嘞!”游医高兴得走在前面带路。

  “兄弟,脚上有鸡眼没?不瞒你们说,我这帖药对鸡眼也有奇效。”他不忘回头推销自己的膏药。

  “鸡眼没有,屁股上倒是有些不舒服。”竹竿妖怪说。

  坐车时间长了,难免的。

  “哟,有难言之隐?那贴一帖呀,绝对药到病除。”游医热情的建议。

  “你这膏药还真他妈什么都能治。”竹竿妖怪说。

  “那是,不瞒你说,我这药草采自神农药山,由当年的建立神农城的城主亲自种下,集天地之精华,日月之光辉,包治百病,尤其对那方便…”游医淫荡一笑,“绝对有奇效。”

  邱凡感兴趣了,“你这膏药对那玩意儿还有效?”

  “当然。”游医向他们推心置腹,“不瞒你说,别的药效或许没有,但我这膏药在那方面,效果绝对没得说,许多人用了我的药,他们就再也没胜出儿子女儿来,我邻居就是明证。”

  “你大爷!”竹竿妖怪和邱凡异口同声。

  他们在缴纳入城费后,进了神农城,药香与喧哗扑面而来。

  药铺,摆摊卖药药贩子,走街串巷的伶医,到处都有人在兜售药物。

  甚至还有野郎中,吧那玩意儿插进车轴里,转动小车轮,以示自己药效果好。

  行人虽说不上车水马龙,也差不多了,但不知为什么,不断驱赶着靠到马车前兜售药材贩子的竹竿妖怪,觉着这座城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

欢迎大家访问:悟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kbooks.com/book/2731/1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