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的力量?!”蛇首鹿角二仙跟着望向穹顶,恍然明悟,冷笑道:“上尊说的是杀劫!”

  鹿角仙人操着尖细的怪异嗓音狂笑道:“一旦魂魄完全吞噬,仙人陨灭,天生异象,天劫!这小子会迎来天道杀劫!这是天地法则对弑仙者的惩罚!不错!!!即便是青灯,也要承受弑杀仙人的代价——形魂俱灭,永难超生!”

  他们根本毫不在乎四名同僚的死去,正如目睹那名在江长安面前自杀的老妪仙人一样,漠然无情。

  而接下来,他们要做的,就是等。

  等这白光将四道神光完全消化,等这小子引来天劫!

  ……

  我们来晚了三个月!

  “也就是说三个月前千万魔魃就将江长安活活啃食……”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山顶如今是否仅剩一堆尸骨?江四公子现……”

  猜测声戛然而止,山顶弥漫的黄烟逐渐散去,每个人都大吃一惊,紧接着山顶幻境撕碎,露出真相本质,面前呈现的景象足令任何人心惊、胆寒……

  山顶上,江长安依旧被困在上面,只是困缚身躯的不再是仅仅数十根铁索,在铁索表面生成了一层厚厚的金色的茧,远远看去,他像是成了一只蚕蛹,除了痛苦狰狞的面庞展露在外,全身裹得严严实实,只待破茧成蝶的一刻。

ag娱乐城|优惠  场面极其安静,所有人就连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他们发现,就在金蚕腹部,一股奇妙的光芒交织其中,五彩斑斓,绚丽夺目,敏锐地细细感下,这光芒像是多种不明的道力交织而成,每一股都是一道极其纯粹狂暴的力量,神奇的是这几股力量在那股乳白色光芒糅杂交织下,逐渐合为一体,顺着血液,沿着经脉,通入五脏六腑,传向四肢百骸。

  江长安全身上下已经没了人样,肌肤表面寸寸龟裂,数十处处早先被魔魃啃食的伤口根本没有来得及愈合,几道骨头还裸露在外,伤口血渍被风吹干,这让人不敢相信,这四个月来他究竟受了什么样的苦难酷刑!根本非人所能承受的。

  司徒玉凝张着口,呆呆愣住,满眼都是心疼。陆清

  寒坚强的伪装此刻再也崩持不住,心如刀绞,泪似泉涌。

  今晚的长夜,显得格外的长,充斥着望不见底的黑暗。

  “那光是什么?”其他人有的根本不在乎他的死活,全然被这金色蚕茧中的绚丽光芒吸引,夜色中犹如诱人的萤火虫,迷幻绮丽。

  “是一道从没有感受过的精纯灵力!我曾感受过上古时期遗留下的残余灵力,但是眼下这道相较而言有过之无不及!”

  “管他是什么!这小子浑身上下都是宝,你就算是死了,喝口血都是益处无穷!”

  此言一出,立马像是干柴中丢了一束火苗,轰地彻底点燃了**烈火,所有人的眼睛都变得通红,生死都变得不那么重要,比起死亡,活得憋屈才更加让人绝望,盛古神州优胜劣汰,强者至上为唯一法则,强者才配提活着。

  “抢仙宝!!!”

  他们疯狂地嘶吼着,狂潮一般扑上来,相较那些魔魃,他们与其唯一的差别也只有一副人模狗样的臭皮囊。

  簌簌!

  “谁敢!”

  安君堂眼眸半阖半开,清冷玉容不论生死,踩清风独上山头,玉心剑剑指苍穹,白衣衣袂随风而荡,三千青丝缎子一样披在肩上,短短一瞬,杀气纵横百万里。

  恰时,一道青雷于云巅破空而出,恍若天地震怒的余威,也似对这个狂妄女人的怒视。

  安君堂双目圆瞪,一眨不眨,对视苍天,压低了声音,这位至高无上的女帝此刻像是被逼到绝境的野兽,站在心爱的男人面前,退无可退,十万年来第一次歇斯底里地发出反抗的愤怒低吼:

  “安静!”

  十万年,整整十万年,面对天罚她的手臂依旧会颤抖,但此刻拔剑朝天岿然不动,她的目光依然会闪烁,但再没有半点怯懦退却。

  青雷逐渐平歇,诸多强者无一再敢踏近半步。

  安君堂回身看向那张疲累的面庞,二者距离不过三尺。

  已经近四个月了,江长安还没有流过泪,连一滴泪都没有。

  他也没有喝过一滴水,当

  然更没有吃过一粒米。他的嘴唇已干裂,甚至连皮肤都已经干裂。他的眼眶已凹下去,健康红润的脸色,已变得像是张白纸。

  他的全身都已僵硬麻木。

  司徒玉凝眼角两滴清泪无声滑落,苏尚君紧攥双拳,指甲嵌入肉里滴出血花,苏尚萱、伊柔早已哭声了泪人,泣不成声。

  每个人都害怕了,甚至连安君堂都害怕了,她也只一言不发,呆呆地凝视,就像曾经无数次的那样。任是此刻如何激烈的争斗,如何血腥的厮杀,他什麽都听不见,什麽都看不见。陆清寒一直在流泪,可是现在连她的泪都快干了。

  江长安努力睁开一只眼睛,微弱的星光中看清来人。

  “仙子姐姐……”

  “别说话,将所有灵力凝聚玄顶。”安君堂指尖荧光一点,金玉般璀璨神光浮现,在弥沙海也是这一招,她折损去三年道力,这一次怕是要散去千年道行,但那又如何,她等了十万年,不能在多等一个轮回,决不能!

  可就在她将要出手点向玄顶,江长安努力地摇头,一字一顿道:“仙子姐姐,我看见了仙阙宫、往生殿,还有……”他重重咳嗽,咳出大口大口的鲜血,仿佛生命流逝到了尽头,“还有金玉台上天罚雷劫……”

  安君堂手忽的顿住了,低着的眸子惊愕一眨不眨,尽是惊色,香肩剧颤。

  山下人惊疑不定,纷纷不明所以,瞩目看着。

  风吹来,他奄奄一息地咧嘴笑道,“仙子姐姐,我们,见过……”

  安君堂目光一刹那凝固了,瞬也不瞬盯着他,她的唇颤抖着开了又闭合,欲言又止,秋水眸光中透露着说不出的惊慌与道不尽的酸楚,最后,全然化作细弱难觉的喜色。

  从没人知道女帝为何喜欢盯着一处山景、一片叶子、一滴露水盯上许久?

  ——只因那清冷古殿中的一粒灯火,是她认定的永世长劫。待千古后扫去身迹,纵埋身书册无芳名,无妨,看山,是你,看水,是你。

  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女帝哭了,泪流满面。

欢迎大家访问:悟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kbooks.com/book/2730/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