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无限”,现在还在某条海沟里和臭名昭着的BIG相爱相杀,拿这两玩意儿当生物进化模拟器的程斌,可没有随便乱动它们的想法——

  想在这监狱里具现替身,还得专门制造个匹配的人形子体,并瘫痪很多正在运作的实验项目、转移大半的精神力量,老实说...挺麻烦的。

  而且除了麻烦以外...拿走无限后,稳定封印BIG那个怪物的办法,程斌手头基本没有。

  虽然说通过研究这两个替身之间的持久交互,程斌已经掌握了灵魂和替身之间的一些秘密,可以通过波纹意识干涉作为替身力量载体的灵魂、方便的销毁掉虚弱的BIG,但这种珍惜样本就这么毁掉了也挺可惜的。

  如果迪亚波罗不打算付出更多的情报信息作为报酬的话,程斌就只能很遗憾的表示“十动然拒”了。

  不过在程斌做出解释后,迪亚波罗并没有提供更多情报的意思,而且他也没有丝毫前往程斌主场、去大洋深处观摩巨人和触手怪间纠缠过程的念头。

  交流陷入了僵局,但这场沉默很快就被打破了——

  迪亚波罗忽然侧脸看了眼波尔波所在牢房的侧墙,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原来,你没有将自己在这的小动作告诉那位时停者吗?”

  一脸无辜的波尔波转过头,顺着迪亚波罗的视线看向了墙壁,随后他就看到,自己目光的焦点处突兀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被无数龟裂痕迹包围的,直通监狱内外的大洞。

  与墙壁上破口一同出现的,是波尔波腹部上如同漩涡般的凹坑,巨大的力量搅动着他的血肉,黄色的外衣碎片连同恶心的脂肪瞬间涂满了监牢的内壁。

  五脏六腑全然消失在血肉爆炸中的波尔波,只留下了一颗臃肿变形的头颅掉在了角落,高高凸起的眼球无神的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牢房中央的迪亚波罗。

  “多么可怕的力量啊...”通过时间削除回避了一次致命袭击的迪亚波罗,通过墙壁上的洞口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随后四顾摊手大声说道,“追这么久,你不累吗?我不想再在你身上消耗力量了,或许我们应该心平气和的谈一谈?”

  监狱之外的某棵树后,有些疲倦的空条承太郎捏了捏眉心,随后他微微垂下头低语道:“这家伙身上好像出了什么变化?怎么回事?”

  固定在白色风衣衣领上的血色圆环震动了一瞬:“迪亚波罗从波尔波那拿回了自己的箭,往绯红之王上扎了一下,然后就这样了...我之前就试着和他聊了聊,谁知道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承太郎皱了皱眉,顾不上去计较程斌私下干了什么——知晓银色战车·镇魂曲相关实验的他,心底顿时浮现起了不妙的预感。

  ——己方在情报探查方面有着不小的优势,如果绯红之王出现了未知的进化...迪亚波罗的身体和精神看上去都没有了之前疲惫的模样,继续逼迫意义不大,现在自己应该先撤退,等获得更多情报后再做决定。

  就在果断的承太郎打算发动时间停止立刻撤离的时候,迪亚波罗遥遥传来的话语,让他猛的顿住了脚步——

  “空条承太郎,你和你的白金之星,强度远远超出了这个时间段的‘正常’水平...我很好奇,你在解决掉那位名为‘迪奥’的宿命敌人后,有没有获得属于自己的‘仪式’呢?

  “如果你真的有通过仪式接触到那些东西,你就应该相信我——在那个怪物面前,我们并不是真正的敌人。”

  承太郎脸上枯井无波,但握紧的双拳,还是暴露了他心中的震惊——

  这是一个秘密,理论上没有第二个人知道的秘密...八九年前,他在埃及杀死了世界上第一个拥有时间系替身的宿敌、吸血鬼迪奥,获得了一本迪奥亲手写就的笔记。

ag娱乐城|优惠  在笔记中,记录着一种荒诞到近乎梦呓的邪恶仪式——符合条件的主持者,在指定的地点环境中,通过献祭特定人类的灵魂、念出指定的密语,促使主持者的精神发生骤变、令其灵魂与替身晋升到名为“天堂”的境界、获得无与伦比的力量。

  熟知迪奥脾性的承太郎,并不认为这个魔鬼般的男人,会为了逗趣而写下这些东西,而后续集团对迪奥这吸血鬼过往活动痕迹的调查结果,从其在埃及据点的经纬度,到其发掘出的各种文物资料,都隐隐与这笔记的记录相互关联。

  哪怕举行仪式的那些条件,从经纬度、海拔、重力系数到密语,都显得毫无逻辑与原理,但承太郎心底依旧隐隐有些相信其真实性,源自内心深处的警惕与危险感觉促使着他做出了决定——

  他毁掉了这份危险的笔记以及所有和笔记有关的东西,这个世界上除了他的记忆外应该没有第二个获知笔记的途径才对...

  迪亚波罗...是从哪里知道这些事情的?

  “不,现在不是想这些东西的时候...”脚步一顿间的心念电转,没有改变承太郎的战术选择,白金之星撑开了静止的世界,让他在刹那间远离了被破坏的监狱。

  几乎在他身影消失在树后的同一时刻,周身笼罩着绯红之王幻影的迪亚波罗,就出现在了这颗树旁。

  “白金之星...名不虚传啊...”在令人战栗的幻痛中,脸色微妙的迪亚波罗抬手摸了摸脸颊——

  在墓志铭的幻景中,他看到了几条不同时间线的未来衍变,其中某条时间线里,他尝试着捕获承太郎的行踪并对其发动攻击,但是...

  明明已经通过时间线的错位,让没有启动时停的承太郎的注意力被吸引到了另一个方向,白金之星也被引诱着向空气发动了攻击,但于承太郎身后出现的他,零距离出手的偷袭依旧失败了——

  根本就不需要时间停止,白金之星直接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转身拉出残像,其对前方空气的攻击明明还停在半路,那蓝紫色的拳头就已经糊在了后面绯红之王的脸上!

  那磅礴的巨力,轻松碾碎了重叠人体与替身的防御,将迪亚波罗的颅骨与大脑一同粉碎。

  在时间线幻景中体验了一次爆头的迪亚波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明明是同一类型的近战强力替身,差距怎么会这么大呢?

  “我记得联盟那边说过...白金之星和那个怪物之间的关系比较特殊,在这世界里表现的过强并非是一件好事...不过‘联盟’到底是什么?”

  抱胸沉吟了一会儿后,没能从脑海里挖掘出更多信息的迪亚波罗摇了摇头,将目光转向了身边的绯红之王——

  完成仪式、初步觉醒以后,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因为多重人格无法长时间正常发挥绯红之王的力量,但他也没有完全获知绯红之王背后的秘密。

  他是绯红之王,但绯红之王并不只是他——在力量资源有限的情况下,知道太多并非是一件好事,一方面是要付出代价,一方面是要考虑保密。

  作为绯红之王的一部分,他只需要执行其意志去做事,并不需要知道太多深层面的“为什么”,只知道一部分驱使自己行动的理由就够了。

  “那么,接下来的行动...呵,波鲁纳雷夫...”

  :。:

欢迎大家访问:悟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kbooks.com/book/2697/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