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般的隐秘你怎么会知道?”

  顾辰问道,意识到他们先前对恐惧堡堡主的判断完全错了,对方的来历明显远超想象。

  “当年心魔道祖,曾经凭着大心魔术纵横道界,甚至挑起了一场横跨四大山海的战争,让大心魔术的威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样风华绝代的人物,却不曾开宗立派,甚至没有任何的传人,在他死后,所有人都以为大心魔术失传了。”

  “而我,很幸运的偶然知道了大心魔术的秘密,又幸运的找到了心形石之一。”

  “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在暗中搜集心形石,梦想着重组大心魔术的那一天。”

  “大心魔术是绝对见不得光的,而随着我渐渐闯出名气,坐拥一方巨大的地盘后,我的一举一动都受到监视,想神不知鬼不觉的修炼心魔之道越来越难。”

ag娱乐城|优惠  “于是我想了一个办法,给了自己的分身一个身份,让他能够安心的修炼恐惧之道。谁曾想到,一个不知死活的毛贼竟然趁我不注意溜进了恐惧堡内,偷走了我视若性命的恐惧石!”

  恐惧堡堡主说到这里仰天发出了啸声,天空中的乌云越聚越多,整整八朵,气势滂沱,仿佛要自天穹压落人间。

  而辽阔的草原上,地面突然出现了剧烈的震颤,仿佛有什么恐怖的存在要破土而出!

  泥菩萨站都站不稳了,脸色苍白的看着四周,顾辰的神色也前所未有的凝重。

  轰!轰!轰!

  一颗又一颗巨大的龙头从顾辰两人的四面八方破土钻了出来,山脉一般的绵长身躯化为了天堑,完全的封死了这片区域!

  加上原来的恐惧堡堡主,整整八颗硕大的脑袋,十六只红灯笼般的巨眼冷漠的盯着顾辰和泥菩萨。

  犹如被八座齐天的山峰给围困了一般,然而这山峰,却还仅仅是真正蛇身的八道脖颈。

  “轰”

  从地底之中,又有七条巨大的尾巴破土钻出,眨眼将方圆百里之内化为了一片沼泽地!

  顾辰和泥菩萨再无立足之地,凌空悬浮了起来,在那恐怖的大蛇面前显得是那般渺小。

  “八歧圣者!”

  泥菩萨彻底失声,压根没想到那么多年来他做梦都想杀掉的恐惧堡堡主,竟然就是八歧圣地背后的那位圣者,那位在天璞道庭都有一席之地的大人物!

  顾辰从震惊中迅速恢复过来,怪不得他会生出那般不详的预感,原来对手是八歧圣者。

  所谓的恐惧堡堡主原来只是一个遮掩的身份,用来方便八歧圣者修炼不可告人的道术而已。

  怪不得恐惧堡的领地会没有任何一个守卫,怪不得恐惧堡堡主如此低调!

  “老大,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

  眼看周围的天地被完全封锁,泥菩萨脸上流露出绝望的表情,心中更对顾辰充满了愧疚。

  他对敌人的身份和实力完全判断错误了,以至于两人现在陷入这般几乎必死的境地。

  若是先前他不逞强非要自己对付恐惧堡堡主的话,说不定八歧圣者也来不及赶到这里,制造这必死之局。

  此时的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完全被耍了,恐惧堡堡主一直游刃有余,先前一直在拖时间,好等本体杀来!

  当初他逃跑的本事恐怕是让对方印象深刻,为了防止再次失去恐惧石,所以圣者本体降临了!

  顾辰没有回答泥菩萨,心神全部放在了周围的八颗蛇头上,这是他进入道界以来遇到的最强对手!

  八乘圣者境!

  面对如此强敌,绝对不能有半点掉以轻心!

  “对!的确是因为你的无知即将害死他,就像你当初害死那个姓金的女人一样。”

  八歧圣者睥睨十方,其中一颗蛇头双眼陡然释放出诡谲的红光。

  泥菩萨与之目光接触,心中陡然迸发出一股完全无法抑制的狂怒,瞬间红了眼眶。

  “杀!我要杀了你!”

  他突然朝着八歧圣者冲了过去,看上去像是被愤怒冲昏了脑袋。

  不好!

  顾辰脸色一变,立马拦截在了他面前。

  以双方的实力差距,泥菩萨冲上去,纯粹是找死!

  八歧圣者瞅见这一幕,另一颗蛇头上双眼泛起更加深沉的红光,泥菩萨突然就疯了,竟然朝着近在咫尺的顾辰出手了!

  顾辰大怒,脸上泛出杀气,就要直接宰掉泥菩萨,体内黄金色的血气突然涌荡开来,脑海中疯狂的念头顿时烟消云散。

  他惊出一身冷汗,竟连他也差点被八歧圣者操控了情绪!

  这一切发生在极短的时间内,顾辰对泥菩萨从下杀手到选择制住他,虽然反应极快,但周围,一条条如山脉般的蛇尾已经是横扫了过来!

  攻击如网般密不透风,蕴含着真正亿级的圣境力量,顾辰难以躲避,泥菩萨一旦被扫中,更是只有化为血泥的下场!

  关键时刻,顾辰直接将刚刚制住的泥菩萨护在了怀中,用身体去承受圣者的狂暴攻击!

  砰!

  第一条蛇尾狠狠抽中了顾辰,他的身体倒飞了出去!

  砰!砰!砰!

  其他的蛇尾连绵不绝,根本不给他任何的喘息机会,一股股巨力袭入体内!

  “哇。”

  “哇。哇。”

  当顾辰最后掉进沼泽地里,从里面爬起来的时候,嘴里接连吐了几大口血,后背更是鲜血淋漓!

  然而被他护住的泥菩萨,竟然是毫发无损,此时已经清醒了过来。

  “老大……”

  看着顾辰一副伤重的样子,泥菩萨一个大男人泪水完全止不住了。

  明明是他连累了他,没想到顾辰会为他承受这般几乎必死的攻击!

  说实话,在来到恐惧堡的时候,他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他在这世上早已没有牵挂,剩下的只有仇恨,只要能为她报仇,一切就都值得了。

  他跟随顾辰,自认了解顾辰,原以为他就算称不上无情无义,也是一个颇为理性冷漠的人。

  然而这样的顾辰,在他都放弃了自己的时候,竟然没有选择放弃他!

  “一个男子汉,哭不觉得丢人吗?”

  顾辰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瞥见泥菩萨狼狈不堪的样子,冷漠道。

  “为什么?这种时候,老大你应该自己想办法逃走才对,为什么要救我?”

  泥菩萨焦急的道,他死不足惜,但绝不愿意连累顾辰。

  “逃走?”

  顾辰听闻这话,嘴角掀起了嘲讽的弧度。

  他转过身,背对着泥菩萨,身子挺拔如枪!

  面对接天连地的八歧大蛇,霸道绝伦的金光从他体内逸散了出来,一头黑色的长发在血夜中飞舞!

  “听好了,身为我顾辰的部下,只有我有处置你性命的权力。”

  “给我好好看着,我帮你宰了这条大蛇!”

欢迎大家访问:悟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kbooks.com/book/2693/1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