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来!”

  感受着那些碎镜马上就要爆发出某些威胁,云笑也没有怠慢,听得他口中低喝出声,其手中已是多了一柄众人并不陌生的古怪木剑。

  现在的这些碧雷城修者们,可再也不会将那柄木剑当成一柄普通的木剑了,那可是能直接削掉上古神器铠甲的神兵利器啊。

  只是此刻众人都有些不明白,在如此之多的细小镜面包围之下,云笑收回这柄木剑到底是想做什么,难道是想用木剑来格档那无数碎镜吗?

  云笑加上上古神器木剑,也仅仅是一人一剑罢了,可是那些雪弃祭出的碎镜却有成千上万,单靠这一人一剑,根本就防不胜防。

  除非是云笑舞剑的速度够快,将自己的整个身子都包裹起来,但那又怎么可能做得到,更何况雪弃也不是省油的灯,怎么可能防不到这一点呢?

  不过再下一刻,众人心中的不解赫然是再多了几分,他们清楚地看到那个被碎镜包围的少年,竟然又脱手放开了手中的木剑。

  被云笑放开的木剑,并没有从空中掉落下来,而只是凌空悬浮在了他的身前,没有知道他的这一个动作到底是要做什么,也不太相信他真的能抗衡雪弃施展的千波碎镜。

  “镜气!”

  此刻的雪弃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也没有去在意云笑那些古怪的动作,在她手印变动间,其口中两字喝声发出,那无数碎镜之上,赫然是各各袭出一道道磅礴的能量。

  这些镜气也不知道是不是属于雪弃的脉气,或者是那千年龙丹的力量,总之看似无规则之中,却是有着一种可控性,在雪弃的控制之下,尽数指向了云笑的本体。

  看在外人眼中毫无规律可言的镜气,眼看就要将云笑给刺得千疮百孔而死,却不料就在这个关键时刻,神奇的一幕陡然发生了。

  唰!唰唰!唰唰唰!……

ag娱乐城|优惠  一连串的声音,夹杂在无数镜气的攻击之下传将出来,紧接着众人就透过那朦胧的镜气看到,云笑身前那柄悬浮的木剑,赫然是一化二二化四,转眼之间化为了成千上万道木剑。

  “万剑!”

  很明显这是云笑施展了御龙九剑的第四式万剑,这种可以身化万剑的攻击,能让云笑抵挡敌人的无差别攻击,比如说此刻的无数镜气。

  严格说起来,那所谓的千波碎镜,也并不是实体,而是由雪弃施展某种方法,借助千年龙丹催发而出的能量攻击。

  当然,要是被那些镜气轰中,哪怕是实体的人体肉身,恐怕也得被射成马蜂窝,但如果云笑用同样虚幻的御龙剑影来抵挡的话,就可以算是对症下药了。

  而且御龙万剑这一式,可以让御龙剑身体千万道剑影,数量比起那无数的碎镜来只多不少,对于御龙剑影的控制程度,雪弃也未必及得上云笑。

  毕竟云笑获得这御龙九剑都已经有好多年的时间了,雪弃只不过才修习千波碎镜两三个月,两者在熟练程度之上,根本没有丝毫的可比性。

  无数的御龙剑影,仿佛装得有某种精准导向装置一般,各自找着属于自己的对手,也就是那些千波碎镜,择物而噬。

  噗!噗!噗!

  一连串的声音传将出来,原来是那些千波碎镜在御龙万剑的刺戳之下,根本就不堪一击,哪怕只是一道剑影,也远远不是普通的脉气碎镜所能抗衡的。

  “可恶!”

  看到自己的千波碎镜转眼之间就被毁了数十枚,雪弃的脸色也是变得有些难看,她忽然发现,自己这千波碎镜想要简单将云笑收拾,恐怕是不可能的了。

  “碎镜幻象!”

  好在雪弃在龙噬洞中得到的这一门圣阶高级脉技,并不是仅仅只有这么一重变化,听得她口中沉喝声落下,无数的碎镜又有了一种特殊的变化。

  只见那些还没有被御龙剑影刺碎的碎镜,下一刻已是齐齐掉转了方向,仿佛每一面碎镜的镜面,都对准了云笑的眼睛。

  这或许是一种特殊的障眼法,又或者说是一种不为人知的特殊角度,总之云笑无论往哪个方向转头,看到的都是无数碎镜之中的自己。

  一道道外人难以得见的特殊气息,自这些碎镜之中喷发而出,让得云笑那强悍的灵魂之力,也忍不住脑中一昏,同时心头一凛。

  “灵魂祖脉,启!”

  好在云笑的灵魂之力虽然没有突破到圣阶高级,但不要忘了,在他的体内,还有着两条强悍的灵魂祖脉,这和普通修者的祖脉比起来,更加得天独厚。

  其实说实话,就连云笑自己,现在都还没有摸清这两条灵魂祖脉的真正妙用,但仅仅是他能够施展的灵魂祖脉之力,就已经无数次救过他的性命了。

  比如说此时,当云笑脑中骤然一昏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吝啬灵魂祖脉的力量,一旦耽搁时间太久,说不定就会被那些锋利的碎镜切成碎片。

  因为云笑陷入昏迷之后,那御龙万剑自然也无人控制了,如此一来,无数的碎镜就会趁虚而入,这场战斗也算是结束了。

  事实上这才是千波碎镜真正的杀招,雪弃刚才只是不想这么麻烦而已,却没有想到云笑竟然也能施展无数剑影,这明显就是将她碎镜无差别攻击给生生克制了。

  可是这千波碎镜第二重的变化,却是比第一种变化更加神奇诡异,在雪弃习得这门圣阶高级脉技之后,便知道只要此招一出,没有多少人能挡得住。

  除非对手是一个达到圣阶高级灵魂的超级强者,否则在那样的影像迷惑之下,会瞬间陷入昏迷。

  高手之争只在一瞬之间,只需要那么一瞬间的机会,战局就有可能生生发生改变。

  这是雪弃第一次在人前施展千波碎镜,她相信这门脉技在自己手中重现于世,一定能惊艳世人,今日的碧雷城修者,就是此项壮举的见证者。

  就算此战过后,所有碧雷城修者都将一个不剩,但这确实能大大满足雪弃的虚荣心,想必从此之后,她心魔消除,整个大陆的年轻一辈,将没有谁能再是她的威胁。

  只可惜雪弃千算万算,也想不到云笑这没有突破到圣阶高级灵魂的下位者,竟然拥有两条逆天的灵魂祖脉。

  可以说云笑的这两条灵魂祖脉,很好地弥补了他灵魂之力不足的弊端,甚至这两条灵魂祖脉的用处,比真正的圣阶高级灵魂还要更多更强。

  唰!

  当云笑刚刚催发两条灵魂祖脉之力,从差点陷入沉睡之中清醒过来的时候,一道光影瞬间从他脸侧一掠而过,顿时喷出一抹血光。

  远处的围观众人,都能清楚地看到那正是一枚锋锐的碎镜,生生划破云笑的脸庞,将其右侧脸颊都划破了一条长长的口子。

  事实上众人不知道刚才那一下,其实是云笑九死一生之刻,要不是他灵魂祖脉之力苏醒得及时,那枚碎镜划过的,可就是他的咽喉要害了。

  云笑灵魂祖脉固然强横,但要不是他在清醒过来的一瞬间身子微微一沉,此刻世上恐怕就再也没有云笑这一号人物了。

  这是云笑在当初和摩勒这个至圣境初期强者战斗时,都不曾遇到过的险境,而那个时候的他,还只有洞幽境后期的修为啊。

  这也从侧面说明,就算雪弃乃是借助千年龙丹突破到至圣境初期的,其战斗力也比摩勒更加诡异强横,一个不慎,云笑还真得阴沟里翻船。

  好在云笑清醒得及时,躲避得也及时,这才只是受了一些皮肉外伤,虽然脸色颇为狰狞,他真正的战斗力,却是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对于这样的结果,雪弃自然是不太满意了,她先前心中所想是直接划破云笑的咽喉要害,将这个生平最大的敌人击杀当场。

  但雪弃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小子竟然这么快就清醒了过来,难道自己那些利用龙丹的幻象,根本就没有对这家伙造成太大的影响吗?

  据雪弃习得这门脉技之时的猜测,只要是没有达到圣阶高级灵魂的修者,都不可能躲得开那千波碎镜的迷惑,没想到这第一次施展就失手了。

  “有些意思!”

  云笑抬起手来,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却是浑不在意,反而是看着外间的雪弃,这四个字出口后,明显是将雪弃给生生激怒了。

  这可是圣阶高级脉技啊,而且不是苍龙帝宫或是陆家的任何一门手段,这是雪弃专门为云笑准备的,怎么在这小子的口中,竟然如此浑不在意呢?

  “接下来,你没有施展手段的机会了!”

  云笑脸上鲜血流淌,但其口气却是异常冰冷,吃过这一个大亏之后,再也不想将这场战斗往下拖了,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再吃对方一个大亏。

  事实上这是云笑重生之后,和雪弃对战之下吃的第一个亏。

  他忽然发现,重新对上的雪弃,那些手段和自己一样,都是防不胜防,避免出现更大的变故,他俨然是做出了一些决定。

欢迎大家访问:悟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kbooks.com/book/2481/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