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邺城到洛阳,走了足有月余。

????身为洛阳令的司马朗得知吕布返朝途经,自是率着本地官吏出城相迎。

????吕布亦是在此多作停留。

????走在洛阳城里的街道,吕布将一切都看在眼中。

????如今的洛阳城经过司马朗的治理,虽说比不得当年吕布初入洛阳时的繁华锦盛,但比起大火之后的满目疮痍和断壁残垣,着实要好上许多。

????至于人口户籍,也同样是有了较大的回涨。

????其主要来源是自兖州和南方而来迁徙避难的流民。

????这些年的烽火战乱,不仅将士阵亡许多,更是波及到了许多的无辜百姓。

????眼下,群雄皆灭。

????终于还了他们一个天下太平。

????…………

????另一边,长安城里,吕家府邸。

????大公子的书房中。

????西曹掾郭淮恭恭敬敬,同坐在书案前的云衫少年拱手禀道:“大公子,方才从前方传来消息,大王班师大军已从洛阳出发。”

????从洛阳到长安,快的话,也就半个月的时间。

????少年手中执有一卷竹简,听得此话之后,他将竹简搁下,问了郭淮一声:“迎接的相关事宜准备得如何了?”

????“回公子,迎接的依仗、仪式俱已准备完毕,迎接的官员、世家,以及城中百姓,属下也已经通知到位。只是……”

????说到这里,郭淮犹豫了稍许,然后才压低了声音:“宫里头的那位似有不愿,称疾不见任何人。”

????“不愿?”

????少年的眉梢稍稍皱了一下。

????这可不行,父亲东征这么多年,扫清逆贼,荡平天下,其功勋之卓着,世人皆知。

????此番班师回朝,若没有皇帝亲迎,威风都少了许多。

????尽管父亲其实并不在意这些,但他这个当大儿子的,怎么都该在外人面前,给父亲长足脸面。

????至于宫里头的那位,即便真是病了,到了那日若还不见好,就算是抬,也要抬到长安城外,为我父和三军将士接风。

????吕篆定下决策,郭淮躬身领命而去。

????郭淮走后,吕篆独自出神了许久,回过神来,便将双臂枕在桌面,脑袋深埋,看不清表情喜怒。

????父亲大胜班师,这本该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但他心里,始终安不下心。

????父亲回来,他就再也不用每天废寝忘食,殚精竭虑了。

????但同样,有些事情,也会瞒不住了。

????“父亲他……会恨毒了我吧。”

????…………

????长乐宫,永昌殿。

????宽阔的大殿里,身为当今天子的刘协敞露帝服,斜躺在地,醉眼微眯。

????整个大殿里,飘散浓郁的酒气。

????“陛下,地上凉冷,您身子骨弱,哪受得这些。快些起来,可别着凉。”身穿玄黑常侍服的中年宦官神色担忧,似是很着急的样子。

????说着,就要搀刘协起来。

????刘协见状,一把推开宦官的搀扶,端起美玉酒盏,咕嘟咕嘟的又是几大口下肚。

????服侍了刘协这么多年,中年宦官知晓这位陛下的性子,也不敢强行去扶,只是垂低着头颅,小声询问:“陛下,武昭王即将回朝,您当真不率百官相迎?”

????“韩宣,你知道那些朝臣在奏疏中怎么写的吗?扫清六合,荡平天下。他吕布真是好大的威风,好大的威风啊!”

????“朝中大臣、地方豪强、市井百姓,乃至整个长安城都在拍吕布的马屁,就连朕这个天子都被要求,必须去接驾吕布……”

????“朕还算哪门子皇帝!”

????咬牙切齿中带有强烈的嫉妒,刘协的脸色也愈发的潮红起来,只是到了后头,声音却渐渐小了下去:“朕不是不去,朕是病了,去不了……”

????“您若不去,就怕有心人造谣,说您没有帝王之风,心胸狭隘……”韩宣从旁担忧说着。

????“混账!”

????刘协大声叱骂了一句,后者连忙噤声,不敢再说下去。

????大殿里,霎时陷入到一片沉寂之中。

????“陛下,左中郎将吕骁在宫外求见。”一名小黄门在殿外通禀。

????“吕骁?呵呵,这吕家的二傻子来此作甚?”

????刘协面露讥讽,他对吕骁的印象,仍停留在十多年前那个鼻涕糊脸、哈喇子直流的憨儿身上。即使是吕骁击破鲜卑、匈奴,刘协不认为那是吕骁的能力,不过是有吕布手下的那帮子战将扶持罢了,吕骁本人,是根本上不得台面。

????“告诉他,朕乏了,不见。”

????刘协不以为意,今日来的若是吕篆,他兴许还会见上一见,但对于一个傻子,犯不着有太多的客气可言。

????小黄门依令传旨去了。

????不多时,正当刘协准备起身就榻时,大殿门口的紫檀实木门‘砰’的一下就被人猛地推了开来。

????门口处,一道挺拔的身影映入眼帘。

????刘协用手遮住额头,从外面射进来的强烈光线,着实有些射眼。

????“我父在外辛苦征战,每日里和三军将士风餐露宿,你却在这里花天酒地,享乐安逸,如此帝王,简直昏庸至极!”

????声音洪亮,语气中的斥责之意清清楚楚。

????“你敢说朕是昏君?真是好大狗胆!来啊,给朕将此人拿下!”盛怒之下,刘协当即呼喝外边的护殿卫士。

????话音一出,顷刻间便有十几道身影冲入殿中,披甲持剑,装备十分精良。

????然则正当他们准备动手之际,却发现来人是吕府二公子吕骁,霎时间又都怔楞住了,谁也不敢动手。

????“你们都聋了吗!”

????见双方僵持,刘协似是有些气急败坏。

????吕骁虽无甲兵在身,神情却并无惧色,他看向刘协,脸上丝毫不掩饰心中的不屑。

????这种胆量,也配做皇帝?

????“韩宣,你去杀了此獠!”

????使唤不动那些卫士,刘协便把这个任务交给了自己最为亲信的心腹宦官。

????韩宣则只是上前搀住刘协左臂,连道陛下醉了,怎可私下对武昭王的二公子处死。

????好在吕骁也没继续刺激刘协,拱了拱手:“臣下来此只是想告知陛下一声,我父亲为大汉朝戎马一生,不日就要回朝。到时候,陛下若是不去,臣下还会亲自来请。”

????说罢,也不管刘协是何想法,吕骁转身走出大殿。

????吕骁走后,刘协在殿内将所能看见的瓷器全都摔了粉碎,以此来发泄心中怨恨。

????“韩宣,你刚才为何不肯动手!以你的本事,他一介小儿,未必会是你的对手!”刘协仍是气极。

????韩宣则从旁看着刘协发泄怒火,当问及自己时,才幽幽叹上一声。

????“陛下,时代变了。”

????:。:




欢迎大家访问:悟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kbooks.com/book/2234/1093/